首页 >> 最新文章

设备节电器中国景观发展现状、问题与趋势

天猫五金网 2019-08-29 15:06:27

近年来,国内景观飞速发展。在这个国内灯光燃烧出激情,行业有一点膨胀的时间节点上,国内资深城市管理者,原杭州市亮灯办副主任、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、副教授韩清博士后在中国网承办的2018中国景观产业大会上,以他多年的城市管理经验和多个的城市的建设顾问服务经验和所得,从管理的角度对中国景观的状况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中国景观当前的发展状况

整个中国的景观,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形势?韩清从六个方面作出了分析。

2016年杭州G20峰会是中国城市景观的分水岭,杭州G20峰会之后,从景观的范围看,中国城市景观从已从原来的“星星点灯”变为“星火燎原”。原来做城市景观的多数是地区中心城市,而当前连小县城都开始做景观;从投资规模看,景观由“百万级”跃升为“万万级”。特别是大城市,夜景的投入从几百万的一个的工程项目,到整个城市集中打造,当年投入当年见效,小城市集中建设投入也需要过亿,而大城市投入必然10倍以上;从夜景的形式看,基本由“亮起来”变为“动起来”了。LED大行其道以后,景观已经发展到了大量采用媒体灯光的表达方式,甚至是文旅灯光快速涌现;从建设的模式看,特别是对行业内的工程公司而言,主流夜景工程项目由灯具安装变为灯光的集成,工程公司的技术含量不断被提高,显示出越来越专业度的一面;从灯具产品看,几乎大多数灯具由金卤灯转变为LED灯;从设计看,设计的成果基本上由效果图变为有逻辑性的设计图。

当前的景观状况产生的原因

这六大转变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的呢?

首先,城市夜景属于城市美化功能的重要手段。城市夜景是整个城市环境提升里面投资最小、速度最快、成效最大的品种,所以对于地方政府来讲,要快速改变一下城市形象,改变城市的面貌,夜景就是最好的手段。

其次,夜景还能够促进城市夜间经济发展。城市是消费场所,消费的主要时间段是晚上下班以后。如果城市晚上灯火辉煌,它就能够促进消费,拉动经济。再者,灯光不但具有烘托氛围的作用,而且灯光本身也可以变成一个旅游产品,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文旅灯光。

南昌一江两岸灯光秀

2013年南昌一江两岸群楼联动灯光秀,南昌市政府就是按文旅灯光的思路来打造的,这是国内第一个群楼联动灯光秀项目。时任杭州市亮灯办副主任的韩清看了以后,触动非常大,因为南昌赣江和杭州钱塘江很相似,钱塘江完全可以学习赣江夜景方式。到2016年,恰逢G20在杭州召开,裙楼联动这个中国独有的夜景方式在全世界面前惊艳亮相!有趣的是南昌是三百栋大楼联动,杭州是三十三栋大楼联动,但似乎杭州钱江新城的影响力更大,颇有花开在南昌、结果在杭州的味道。

当前景观发展存在的问题

经过这些转变以后,现在的景观存在一些什么问题呢?

景观的范围从星星点灯走向星火燎原。但这其中最大问题是该亮的亮了,不该亮的也亮了,该不该亮的都亮了!仿佛要把城市整个要燃烧起来。

以杭州西湖为例。2008年西湖核心景区,经过2002年以来六年的分块整治,配套建设了夜景,到2008年又做了整体的整改完善和提升。

图一

图一的西湖夜景效果,拍摄于2008年。整个夜景有光、有影、有取、有舍,画面非常经典,非常唯美,对比度非常舒适,对建筑、对环境表达的都非常贴切。韩清认为,做灯光设计、设计,做任何一种设计都是要追求美,视觉美,形式美的美学。要追求美学的话,就要懂得取舍,即分得清哪里该亮哪里不该亮。

2004年宝石山山体亮化,是当时中国第一个山体亮灯,也是当年中国最大山体亮灯。许多中央领导都去看过,并给予宝石山山体亮灯高度肯定。2012年,宝山的亮灯做了一些整改、修缮和补充,比如把山下的北山县梧桐树亮起来,对比 2004年的视觉效果,显感觉亮的“满”了。

2008年的西湖南线山脉,游船后面有雷锋塔,下面有西子国宾馆。到2016年G20峰会的时候,吴山亮起来了,凤凰山亮起来了,九曜山也亮起来了,亮起来以后跟不亮之前相比较,显得满了。但好在光色还是控在3000K左右,没有用杂的颜色。

G20峰会之前,杭州市对钱塘江、运河、西湖和城区里的夜景灯光做了修缮和补充。特别是西湖,本来2008年时候是最唯美的时候,一个好的表达应是恰到好处,多了就画蛇添足,过犹不及了。为了G20,整个西湖的灯光夜景做的有些“满”。

贵州剑河县城

一个城市,本身哪里该亮哪里不该亮应该有所取舍,都亮以后可能会失去原来的美。像杭州、青岛这样的旅游城市或是其他特色小镇可以做景观。但一些小县城,比如贵州剑河县,这是一个贫困县,却也投入了几千万做亮化。贫困县做大型景观,首先应该思考该不该亮;如果一定要亮,能不能亮得好看一点呢?

第二个问题是夜景亮灯形式。过去景观是“亮起来”,因为过去是从没有到有,或者从少到多。现在进入可调可控的LED时代,“亮起来”逐渐过渡为“动起来”。但不论是亮起来也好,还是目前的动起来也好,夜景最大的痛点不但没有得到解决,反而更加强化,那就是始终难以实现“美起来”,更没有“雅起来”。这个问题很棘手,这首先是设计师整体专业水平不高所导致,当然不少政府决策管理者的审美能力有限也是个约因素

同样是钱塘江,同样的媒体立面表达方式。图二图三的选点与钱江新城相比较,差距是一目了然。媒体立面一定要因地宜,有所取舍,该亮的地方要亮,该亮的部位要亮,不该亮不能亮。做光是做影,光影,这是设计里面的生命。比如厦门金砖峰会用金色光,跟金砖峰会的“金”建立起文化关联。所以彩色灯光不是不能用,而是要运用得好,要建立起与环境的关系。

再一个从建设模式上来说,工程公司的工作由原来的简单灯具安装变成灯光集成。LED时代,一个工程公司,再不是简单的连段线、装个灯那么简单,而是要做的集成。“双甲”公司也未必能够干好所有的工程,而没有工程经验的公司,肯定是做不出好效果的。工程对施工企业专业度的要求越来越高。

此外,从产品角度来讲,也存在问题。现在LED灯普及了,能耗下降了,但是光学性能好的产品还是不多。特别是“光束角”,能做出光束角准确的灯具厂家仍是凤毛麟角,“亮是亮,但亮的没方向”。仍以广州为例,2010年时的海印大桥,用可变色LED的大功率灯,看上去没有什么光雾,说控光性能优越。而2017年换的LED存在显的逸散光问题,近距离可以感觉到眩光很重且光斑不均匀。

再看看设计行业,设计的成果基本上由效果图变为有逻辑性的设计图。这与社会上设计行业继续教育开展的轰轰烈烈是直关联的。不过问题是大量的从事设计的设计师并不具备设计专业背景,提交的设计图纸虽然有逻辑性,但只是形式上的逻辑,经不起推敲。非设计专业的设计师大量的涌现,也助推了夜景星火燎原之势,当然产生了大量视觉感受并不美观的夜景作品。

对中国景观发展的展望

最后,韩清谈到了景观发展的趋势。星星点灯到星火燎原,他认为这个趋势已经成型了。尽管最近中国经济和美国贸易战而受到很大影响,但是扩大政府投资还是会持续。

看投资规模,杭州G20带头,夜景让全球聚焦。如此一来,其他城市纷纷效仿,随后又发现,以前花几百万做一个项目不容易出效果,索性拿几个亿来做整体提升。万万级投资这个趋势,也是会继续下去。

亮灯形式,从亮起来向动起来。媒体墙、动态灯光,也是势不可挡的趋势。韩清希望设计师这个趋势下,能提升设计能力和水平,好好把握亮灯的“度”,别让灯光变成群魔乱舞、城市变成魔鬼宫殿。

夜景建设模式上,未来的模式就是要灯光集成。工程公司光能够安装灯具肯定不够,一定要有设计能力,向上延伸到设计,向左右延伸到集成和控。

灯具产品方面,韩清希望产品厂家能够对产品要求高一点。尽管有的产品获得了CCC认证,但是灯具的光学性能还需要好好提升。

对于设计行业,当前的市场秩序还是很乱。国内有设计本科专业的院校很少。原北京广播学院(现在叫中国传媒大学)和四川美院等极少数高校开办了这个专业,不过研究生阶段很多学校都有这个方向。还有设计师培训,这一种继续教育,应该受到非常鼓励,但韩清教授希望设计师们要在设计的专业基础知识上多花功夫,不要学了一个形式,猫画虎,做出来的设计一塌糊涂。

未来,在景观大好的形式面前,景观行业各个产业板块的从业者需要以提高专业度为目标方向,不断努力,让城市景观能够实现专业化发展。

本文来自:一灯网

颈椎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

腰椎退行性变是什么意思

广州看前列腺炎

医院评价

友情链接